《时空整理公约》之背景

最后更新于:2018-05-25 19:08:35

時間的力量是無窮的,它會讓一切記憶模糊或者消失。對於人而言,善於清零才有韌性,永具創造力。對於文化(群體)而言,在於累積,若當忘記了歷史,轉瞬間一切又會重新發生。

近現代百年時期的中國,革命、動亂和戰爭頻發,大量物華珍寶被毀;進入和平時期聯網時代又充斥著黑白不辯的思潮。今之民族復興,其旅遊、影視做先鋒,對文化遺產的使用以及仿造技術多亂象。鑒於中華歷史的厚重,鑒於對歷史文化的尊重、鑒於對人類文明存亡續絕的使命,特此初擬時空整理公約。

眺望世界,18、19世紀時期,英國的大多數歷史遺跡都為私人所有,所有者可任意處置遺跡,甚至包括將之夷為平地。因一些名人的故居、遺址被人拆毀的原因是這些建築極富歷史意義,以致慕名而來的拜訪者惹惱了房屋所有者而致。這些個例代表了整個時代“要環境還是要發展”的兩難困局。近代以降,英國與工業化形影相隨的城市化歷程,一度造成了對文物古跡損毀的“邁達斯災難”。當工業化高歌猛進發展之時,卻也曾嚴重地威脅著當國的生態環境,尤其對其歷史文化遺產造成了難以估量的破壞。自1877年應該誕生了古建築保護協會,1882年通過了第一個《古跡保護法令》,直至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1992年聯合國教科文又曾組織發起倡議:世界記憶工程,繼世界遺產目錄專案的延續。直到2003年又通過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其在有形、無形文化遺產上和文獻遺產的保管方面取得了諸多成績,也讓全世界諸多國家加入其中。

而今互聯網時代下,對於文化傳承,對人類歷史的梳理也顯得更為基礎和重要,在大同世界的趨勢中,如何保護各民族各文化的獨有性,如何又成為人類文明的一體,即是時空整理公約的主要任務。任務有四:保護文化遺產;推動文化傳承;對歷史各象公論整理;對時代下的文化情景再現進行評級,促使商業與歷史文化的和諧共生或寓教於樂。時空整理依託已延綿數千年未曾完全斷裂並有著極強韌性的中華文明的經驗;也唯有中國領導,更能勝任進行全人類時空記憶的梳理和保護等工作,有益於對地球上文明的更公正、合理、系統的整理來維護、增進和傳播知識。

鑒於人的天性以及文化、政治的特殊性,人類自身創造的精神文明和物質文化時刻遭受到消失的威脅。考慮到歷史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階梯;考慮到任何文化或大自然系統的壞變或丟失都有使人類文化傳承枯竭的有害影響;考慮到人類在自身歷史中的覺悟和整理不夠系統且保護不夠完善。特此呼籲協作共建和智慧共用的方式提供關於時空整理的解決方案或保護建議或檔案儲存或重構發展。

自然災難的無常和人為災難的悲劇,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於是我們都是“未來的受災者”。記取過去的經驗和教訓,可幫助我們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災害。通過人在災害中的前、後時的梳理,可看到通常看不到的社會內部構造並不僅僅是被毀的建築物內部結構。人類文明的特徵既是文化的疊加累積。每個時代都希望被儲存或歌頌或警醒後人,提高整個社會傳承的持續性,防止災難記憶的風華和消失。

亦然,痛苦與美好孿生,悲哀與感動孿生,真善美與假惡醜孿生,一段時空內所經歷的都會感同身受。當今的科技技術突飛猛進,而人文情懷和社會倫理道德反而更加墮落。預示著科技成了無情、善忘的推進劑,有著把人類帶向歧途的傾向;人類本身所追尋的仁愛、自由和平等越趨渺茫。為此,我們需要記憶和未來,或傳承或被記憶。

本公約起草人:譙皓中、謝華。時空整理公約(SpaceTimeArrange Convention)機構名為時空整理公約組織(SpaceTime Arrange TreatyOrganizatio),認同者簽訂協議即為會員。發起地點:中國重慶。